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门罗忆边当家庭主妇边写小说

作者:雷速体育   来源:http://www.lixuezhi8.com    栏目: 雷速体育    日期:2019-07-26

  2013年10月10日晚19点是诺贝尔文学奖公布的时间,18点58分,笔者像往年一样,打开诺贝尔奖官方网站,等待结果揭晓。当倒计时器归零时,跳出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的名字。笔者几乎不敢相信门罗一直都不是候选人榜单上的热门人选。

  对中国读者来说,在此之前,爱丽丝门罗这个名字还比较小众;此后,她会跟诺贝尔文学奖殿堂里的其他大师一样,走进大多数中国读者的视野。

  说爱丽丝门罗(下文称门罗)是天才少女,一点也不为过。她出生于1931年8月10日,母亲在一所只有4间教室的小学任校长,父亲喜欢狩猎也喜欢写作,去世后还有人帮他出版过一本书。可以说门罗一出生,血液里就继承了父亲的创作基因。

  孩提时代,门罗居住的社区里有一种小镇文化的氛围,这也让日后的门罗养成了收敛而克制的气质。十几岁时,门罗就开始创作小说,19岁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影子的维度》,从此开始了文学创作的生涯。大学里,门罗坚持不懈地写作,始终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她知道自己只能上两年大学,因为她只获得了两年的奖学金。

  门罗20岁与第一任丈夫詹姆斯门罗结婚。婚后头几年,勤奋这个词已经不足以概括那段时间的门罗,她一边写小说,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家务。除了创作,她和丈夫还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维多利亚市经营着一间书店门罗书坊。她常常在深夜1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

  她一直记得,在一个星期日,书店不开门,她整个下午把自己关在里面,写了短篇小说《少女和女人的生活》。写完文章,门罗坐在空无一人的书店里,看着周围的文学名著,对自己说:“你真是个大傻瓜!”有时候她想,这样下去会得心脏病,会死掉的,太累了。随后她又安慰自己,即便死掉,也留下了这么多文字,值!

  门罗的文学之路,就这么义无反顾地走着,独自品味着文学与生活结合的艰难与快乐。门罗后来说:“这真是一场绝望的赛跑”。

  正是在那段艰苦时光中,她遇到了伯乐加拿大广播公司文学节目的制作人罗伯特韦佛。他在节目中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作者大加推介,门罗的作品才被越来越多的读者认识。

  少女时期就开始写作的门罗,到36岁时终于出版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这本作品,她整整写了20年,一经出版便于1968年获得加拿大最高文学奖项总督奖。

  1977年,46岁的门罗在《纽约客》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通过《纽约客》,她从北美大陆走向世界,陆续在《巴黎评论》、《大西洋月刊》等主流刊物上发表作品。在这之后,她就像走上了获奖的传送带,一个个奖项接踵而来1978年的《你以为你是谁》和1986年的《爱的进程》让她两次再获总督奖,2009年获得布克国际奖。

  门罗有一个男性味十足的称谓:“当代的契诃夫”或者“加拿大的契诃夫”。除了因为她以短篇小说见长外,她的写作风格也神似契诃夫这位伟大的俄罗斯作家。她喜欢写爱情或工作的失意,具有超强的心理洞察力,情节慢慢展开,直至让读者抵达最后顿悟的时刻。在西方文学界,短篇小说的地位无法与长篇小说抗衡,而门罗自己说之所以选择了短篇,仅仅是因为在30岁以前,她要养育孩子,写短篇小说是比较好的选择。门罗作品的主题多是女性的爱与恨、友谊、婚姻、性、追求、背叛等,通过日常生活的事件探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种颓废的情绪,对小镇生活的不甘,对女性传统定义的反叛,是门罗讲得最多的故事类型。她笔下的人物并不复杂,仿佛都生活在我们身边,不经意间就会在商店或学校里撞到,但小说的内涵却不输给大部头的长篇小说。

  当今很多大作家都是门罗的“粉丝”,美国作家弗兰岑称她是“北美最优秀的小说家”;而英国作家A.S.拜厄特更是不吝惜誉美之词,称她为“当今世界最伟大的短篇小说家”。门罗用自己的才华证明了短篇小说是一门艺术。

  门罗的小说并不特别重视讲故事,更多是利用时空转换,将记忆和现实生活打碎重新组合。这种写作风格,还是用她自己的话来表述更准确,她曾经在一篇散文中写道:“小说不像是一条路,更像是一幢房子。你走进去,这边走走,那边转转,看看房间和走廊的衔接,然后看着窗外,看看从这个角度看,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变化。”

  门罗之所以能在自己的作品中把女性的爱与恨写得那样好,或许正是因为她自己也有着一段不寻常的感情经历。

  18岁时,门罗很迷恋大学里大她7岁的一位学长杰拉尔德福莱姆林(下文称福莱姆林)。他是个二战退伍老兵,经常喝醉,但很有“文艺范儿”。为了接近福莱姆林,门罗把自己的小说给他,请他帮忙投稿,认为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与他交流,让他爱上自己。没想到,福莱姆林只是帮她转交了稿子,对于姑娘的心思毫无所知。

  门罗嫁给詹姆斯门罗后,发表的小说多起来,福莱姆林还给她写过一封信,门罗回忆道:“他没有赞美我的美丽,而是称赞了我的小说。不过这是我的第一封读者来信,我觉得很高兴。”

  多年以后,福莱姆林在电台上听到了门罗的名字和她的小说,他们终于相爱了。门罗很快结束第一段婚姻,把书店留给前夫,离开了维多利亚市。她对福莱姆林唯一的要求是,仍然要在名字中保留前夫的姓,福莱姆林答应了。

  再婚后,门罗在渥太华南部的一个农场定居下来。正是在这里,她写作了了一系列屡获奖项的短篇小说集。这些短篇小说的背景都设置在这一带,于是这里有了“门罗之地”的别称,就像是托尔金(英国作家,代表作《魔戒》)作品中的中土世界,或者福克纳(美国作家,代表作《喧哗与骚动》)作品中的约克纳帕塔法郡。这里是门罗独有的世界,毗邻五大湖的这片美丽土地因她的小说而飘荡着文学的气息。

  2006年,创作完《石头城堡的风景》后,门罗宣布搁笔,不再搞创作。可是,退休计划却堵不住文思泉涌,2009年她出版了《太多的幸福》,2012年又出版了《亲爱的生活》。文学没有辜负门罗,如今,82岁的她摘下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成为加拿大第一个被授予这一奖项的作家,也是首位以短篇小说为主要成就的诺奖得主。(作者为译林出版社外国文学出版分社负责人)

上一篇:感谢神_奚秀兰_高音质在线试听_感谢神歌词歌曲       下一篇:常州市福莱姆汽车涂料股份有限公司